Vans 不久前在加州 Venice Beach 举办了为期 10 天的活动,其中包括工作坊与专题研讨会、音乐会和电影放映等各种活动。被称为「Black Rainbows」,庆祝代表性的 Vans Era 鞋款,Era 是滑手为滑手自身创造的第一双专属鞋型。为了表达对时代鞋和滑板运动的历史的敬意,原始的 Zephyr 团队(又名 Z-Boys)的成员们出席了此次盛会。

Zephyr 于 1975 年在 Del Mar National Skateboarding Contest 上是如何改变滑板运动的事迹无人不晓,更重要的是,当他们以 Vans Authentic 海军蓝配色出场时时,Z-Boys 毫无疑问地改变了 Vans 的发展。蓝色的 Vans 鞋款成为了他们的代表性制服的一部分。Vans 也注意到了 Z-Boys 用他们创新的滑板风格制造的潮流,进而与两名滑手:Tony Alva 和 Stacy Peralta 合作,创造了有史以来第一款滑板鞋 —— Era。

Z-Boys 在滑板运动上以独特地自傲和神气个性引人注目,他们的魅力与革命性的滑板技巧有效的防范了滑板成为另一个昙花一现的流行。从那以后,Z-Boys 我行我素的真实态度影响了好几代人,无论是在滑板文化内或外。

我们与 Zephyr 的传奇成员会面,包括:Tony Alva、Jim Muir、Eric Dressen 和 Jeff Ho,和他们聊到 Zephyr 被视为滑板历史上的大师级团体的想法,并了解 Vans Era 是如何进入他们的伟大历程。

 

 

在 Era 之前大家都穿什么鞋款?那些鞋款缺少了什么?

Tony Alva:没什么。它们并不缺少任何东西。在 Era 之前,我们都选择穿着以橡胶大底制作的 Vans Authentic,来自西洛杉矶的冲浪手与滑板手所穿的那种鞋子。我们总是穿着 Deck Shoes,而 Vans 做工的则是最好的,因为它们底部有华夫饼格纹外底设计,而且是硫化的,外底则使用橡胶作为材料,它们采用我们喜欢的风格,你可以从一堆不同的配色中挑选。

我每次穿着其中一双,只要那一双穿坏了,我就会再入手一双,只要它是 Authentic,是什么配色完全不重要。基本上 Steve 和 Paul(Van Doren)决定他们一次卖给我一双鞋子。这大概就是我被 Vans 赞助的开始,我一次能买一双鞋,一双价格仅需 $3 美元。

而关于 Era,Stacy Peralta 和我提供 Vans 对滑板鞋的一些建议。他们制作了一双滑板鞋,并添加了一些基本上专为滑板运动员设计的细节。Era 就是这样诞生的,第一款专为滑板运动员设计的鞋款。

 

「Era 就是这样诞生的,第一款专为滑板运动员设计的鞋款。」— Tony Alva

 

 

Jim Muir:大约在 1963 年,我得到了我的第一个滑板,那是在 Vans 创立之前。当时,我只穿我父母给我的任何鞋子,直到我进入中学,我开始对我穿的衣服产生更多的影响。 Vans 的鞋子实际上是非常经济实惠的鞋子,尤其因为我们玩滑板,时常把鞋子穿坏。

Eric Dressen:我 1975 年玩滑板时,我们常打赤脚,因为我们在模仿冲浪,刚开始玩滑板时,我差不多整整一年都没穿鞋。我最喜欢的所有滑手在杂志上都赤脚。然后在 1976 年,我的朋友带我去 Vans,我买了第一双 Vans,Torrance 门店的红色 Era,而它们至今仍在那里,然后我的整个滑板生涯几乎只穿 Vans 了。

Jeff Ho:老兄,我在 Duke Kahanamoku 的时代开始穿 Vans。我第一次拿到鞋子,我其实不知道他们是 Vans,他们是 Duke Kahanamoku 给我的,然后因为我以前上学之前会去冲浪,我得到了一双 Slip-On。脚上有沙子,所以我都穿鞋都不穿袜子。在冲完浪后直接穿上 Slip-On,然后「赞,准备好了」我就完成上学的准备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意识到 4th Street 上的鞋垫,每当他们有折扣的时候,我都会在那里觊觎那些鞋子。我喜欢 Vans 的鞋子,所以当我开始我的滑板队时,我决定我们需要一套制服,所以制服选用了是蓝色的 Vans、Levi’s 和蓝色的 Zephyr 上衣。然后你知道的,在 1975 年的 Del Mar Fairgrounds —— 我们造成轰动。

 

 

是什么让你选择 Vans 成为 Zephyr 制服的一部分?

Jeff Ho:这是一个无需思考的选择,因为在那个时期,没有其他公司让我觉得够草根。Vans 是 Santa Monica 的一家本地品牌,就在我熟悉的商店街上。它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了,我不喜欢在公司之间游移。我爱他们的鞋子,当你爱着的时候,你就会选择它。

 

Era 有没有什么你想要却没实现的的设计?

Tony Alva:那个时候并没有,兄弟。我们并没有真正涉入技术的层面,我们只是提供造型和任何能让我们穿起来感觉舒适的意见。我唯一想要的便是橡胶鞋底,就算现在 Vans 有了许多新设计,Van Engelen 的橡胶鞋底依旧非常棒,这是他们有史以来最好的技术,就像是小熊软糖,你懂的。所以,如果鞋底是它,我便会想要穿它(笑)。这就是我想要的,我想要橡胶鞋底,我想要华夫饼格纹。

 

「就算现在 Vans 有了许多新设计,Van Engelen 的橡胶鞋底依旧非常棒,这是他们有史以来最好的技术,就像是小熊软糖,你懂的。所以,如果鞋底是它,我便会想要穿它。」— Tony Alva

 

 

西洛杉矶地区对 Era 的启发有什么帮助?

Tony Alva:这里是 Dogtown,你就在它正中间,这是我们制服的一部分,灵感的来源就使从那里开始。团队除了 Vans 之外什么都不穿,且通常只有海军蓝色,那是我们的标志。

Jim Muir:这是早期滑板和冲浪的地方,Vans 是历史的一部分。我在冲浪之前就开始玩滑板,当我开始冲浪时,它成为我生活的一环,我们试图营造一种冲浪的环境,这也转化至我们滑板的理念。因此,当滑板热潮开始风行时,我们听说了 1975 年在 Del Mar Fairgrounds 举行的那场比赛。当时第一次与 Zephyr 有联系,随后被加入了 Zephyr 团队。那时候滑板真的成了社群的一部分,因为我们向人们展示我们是谁以及我们在滑板中创造的这些态度,从大海转换到水泥地。

Jeff Ho:它代表冲浪和滑板文化。冲浪和滑板走过了漫长的道路,而它们并不总是走在前列。人们已经了解了它,现在这是一个涉及音乐的文化事物,比如 Suicidal(Tendencies)Jim 的弟弟 Mike。那些家伙的成长过程充满了滑板和冲浪。后来,Vans 开始赞助我队伍中的所有孩子,它仍然在进行中,Vans 仍然拥有 Tony Alva 和 Stacy Peralta。Vans 直到今天仍旧赞助我提供我对上年轻选手们鞋子,我爱他们,我喜欢他们的鞋子。

Eric Dressen:那绝对是这个文化的一部分,因为所有很酷的孩子都在学校穿着 Vans。在以前,你曾经可以定制化鞋款配色,而所有拥有订制配色的孩子都是镇上最酷的孩子。我当时最喜欢的职业选手都穿着 Vans,我之所以着用蓝红配色便是因为 Tony Alva 穿过。

 

 

为什么你认为 Era 战胜了时间的考验,即使滑板运动不断进化?

Tony Alva:风格,风格就是一切。老兄,那是一个很出色的款式,美观和机能兼具。

Jim Muir:Vans 在拥有自己的零售店方面领先于其他人,所以这有助于他们被冲浪和滑板社群所选用,他们也立即开始提供赞助,并找来像 Tony(Alva)和 Stacy(Peralta),将它们带入设计部分,以帮助开发鞋子。这是一款每个人都能买得起的鞋,很时髦,但同时很经典。当你想到滑板滑手的样貌时,就是这个样子。

 

Era 的设计中,你最喜欢的是什么?

Tony Alva:他的加州风格,和世界的任何地方相比,全世界的每个人都希望看起来像住在洛杉矶。从孩子们的眼中看到,特别是玩滑板的孩子,他们希望看起来像他们住在加州。东京、首尔和巴黎等地的孩子都是一样,随便你说,你可以在圣保罗看到一个看起来像是来自洛杉矶的穿着 Vans 的孩子,我认为这很酷。

Jeff Ho:舒服度和弹性。他的代表性鞋底华夫饼格纹鞋底。抓地力恰到好处,滑板不会飘移出来,我不需要贴上砂纸,我喜欢穿 Vans 玩板。

 

「风格,风格就是一切。老兄,那是一个很出色的款式,美观和机能兼具。」— Tony Alva

 

 

Eric Dressen:我喜欢在滑板时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那会激励我,这很难解释,但是当我看到我最喜欢的职业选手并且我试图效仿他时,我低头看着我的 Vans 就像我们得到了相同的工具。我认为 Era 由于各种原因所以很好看,他们让你觉得很酷,因为 Era 能让你觉得你就是一个滑手。

 

你有没有尝试过全新科技的新滑板鞋?

Tony Alva:我穿着 Anthony Van Engelen 的鞋,这是我现在最喜欢的鞋子。它们是我认为 Vans 有史以来最高科技的滑板鞋。我穿过 Trujillo、Sk8-Hi 等等,我喜欢 Sk8-Hi,我刚刚才在 Boardwalk 上穿着 Vans 替中国农历猪年所制作的 Sk8-Hi。

Jeff Ho:我有,但有些对我来说太硬了。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年轻的我,不过我喜欢 Vans 给我的对板身的回馈感。

Eric Dressen:最近我一直穿着 Kyle Walker,因为他们有着 Cupsole 技术,我变老了,我需要更好的支撑性,所以我穿着它们。尽管如此,Era 依旧还是多上好几倍。

 

 

所有 Era 中,你最喜欢的是哪一款?

Tony Alva:不一定。像是双色调很好,以前我只是想要一双由滑手设计的鞋子,元祖的红色和蓝色很酷,那些是我最喜欢的,你可以在我小时候的照片中看到它们,我以前都穿那些。

Jim Muir:我会说是海军蓝的 Era,那是我最喜欢的一款,它们很经典,也是我的传奇的一部分,他是标志性的,你可以在世界各地都看到它们。

Jeff Ho:(指着海军蓝的 Zephyr Era)这些就是经典,我总是穿着它们。

Eric Dressen:应该会是 Alvas,红蓝配色的那个。我今晚刚拿到一双,我十分兴奋,自从 12 岁之后我没有再入手那款。

 

 

有没有特别喜欢哪次合作?

Tony Alva:嗯,我喜欢 Vans 所做的很多事情。我并没有需要很多东西,我只是喜欢为了滑板或是像海滩活动等进行时很适合的橡胶大底。我的鞋子专为滑板设计,如果我在海边冲浪,我不会穿鞋子。除非我必须要,不然我甚至不会穿鞋子,像在这里,或玩乐团时,那便是我的鞋子适合的地方。是的,我会尝试至少一次,如果我不喜欢它,那么我将不会再使用它。

 

文字 / Aaron Miller (Hypeb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