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 N.O.N. Beijing 和之前 Kadir Warriors 的几双 Vans 定制鞋款的介绍,想必大家都对 SBTG 这个神秘的组织相当好奇,为了满足大家的期望,我们带来这篇 SBTG 的介绍,之后文章中还有 Mark 本人的专访,最后还有一段 SBTG 鞋款定制工作室拍摄的视频,不要走开!

SBTG 的那些事 & Mark 本人采访-Vans爱好者

SBTG 的故事必须先得从一个人说起,他就是 SBTG 的创始人 Mark Ong,他 1979 年 5 月 24 日出生,算得上是个“准八零后”,正是因为如此,八十年代的几乎一切才会对他所钟爱的一起造成如此之大的影响。之后他在新加坡著名的大学 Temasek Polytechnic 进修“视觉传达设计”专业。Temasek Polytechnic 名叫淡马锡理工学院,成立于1990年4月6日,是新加坡第三所理工学院,通过在这里的学习,为它日后的艺术功底打下了扎实牢靠的基础。

SBTG 的那些事 & Mark 本人采访-Vans爱好者
SBTG 的那些事 & Mark 本人采访-Vans爱好者
SBTG 的那些事 & Mark 本人采访-Vans爱好者

随后,他结实并相知了 Sue-Anne Lim,从此醉倒美人怀,与 Lim 共结连理。正是有了这个“贤内助”,一直喜欢鞋款的 Mark Ong 开始筹划他的梦想。在 2003 年,正式建立了 Sabotage,也就是现在人熟知的的 SBTG,实际上定制鞋款并不是 SBTG 的主业,他们主要还是以改造、手绘鞋款为主,当然,也有大家喜欢的 Custom 定制服务。

SBTG 大多数的风格都和“八十年代”密切相关,这里有热血沸腾的朋克乐、摇滚乐和金属乐,有滑板,有美式的军事风格,也有惊悚的 B 级恐怖片 and etc. 正因为如此,SBTG 也和沉浸在八十年代的亚文化中的人们不谋而合,惺惺相惜。

SBTG 的那些事 & Mark 本人采访-Vans爱好者
SBTG 的那些事 & Mark 本人采访-Vans爱好者

因为 Mark 自己曾经在新加坡部队中服役过,所以 SBTG 也特别钟情于军事主题,像 Nose Art、虎皮迷彩和美国国旗的运用,都是 Mark 的拿手戏。也是因为在部队中的这段经历,让他对不同的材料质地、迷彩和男性人物的刻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些都在 SBTG 的作品中可以清晰的看见。而 SBTG 除了为大家改造、定制鞋款之外,也办起了自己的 SBTG Workshop,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定制鞋款之中,教会他们怎样改造出独一无二的鞋款。

SBTG 的那些事 & Mark 本人采访-Vans爱好者
SBTG 的那些事 & Mark 本人采访-Vans爱好者
SBTG 的那些事 & Mark 本人采访-Vans爱好者

两人在最初的创作时,一直采用“Acoustic Anarchy”的标题,并且在 2012 年通过 FLABSLAB 首次展出。Mark 如实的向外界展示他们在新加坡的生活,并且颂扬斗争和反抗精神。

2013 年 5 月,他们受邀前往法国巴黎,在哪里现场展示了他们的 DIY。而那年 7 月,SBTG 在 Galerie Steph 斯蒂芬画廊展出了一系列全新的木板油画,他们通过吸收各种文化、历史的影响,将看起来毫不搭调的图案融合在一起,引发了轰动效应。随后,也就有了 New Balance 等等大牌那些意义非凡的合作联名。

如果要说 SBTG 的风格,我想它或许早就和八十年代时兴的朋克精神、滑板精神融为一体,所以 SBTG 一直给自己的定位是:追求独立的视觉艺术,遵守信条、努力拼搏和 DIY。

SBTG 坐落在:115A Commonwealth Drive #03-15,Singapore 149596

SBTG 的那些事 & Mark 本人采访-Vans爱好者
SBTG 的那些事 & Mark 本人采访-Vans爱好者
SBTG 的那些事 & Mark 本人采访-Vans爱好者
SBTG 的那些事 & Mark 本人采访-Vans爱好者
SBTG 的那些事 & Mark 本人采访-Vans爱好者

V = Vans 爱好者,O= Mark Ong

V:我们都知道你拥有一间 SBTG 球鞋工作室,那你肯定是个热爱球鞋的狂人,还记得自己几岁开始收集,然后珍藏什么鞋子最多?
O:我自小就喜欢球鞋了,收集球鞋是从中学时期,大概十几岁吧,到了 18 岁出来工作后就买得很多,买了之后觉得好像不够,不太满足,因为那些设计很简单,还和别人撞鞋。之后我就动手帮鞋子上漆,打造到我理想的设计为止。至于什么鞋子最多,其实都有嘞,以前玩滑板,滑板鞋也比较多,还有篮球鞋,Jordan 和一些 Hi-Cut 的款式也挺多。

V:滑板滑得怎么样?
O:我滑了二十多年了,现在也不错,就是滑去买饭吃,哈哈。我的办公室有个滑板的角落,因为从办公室到厕所有一段距离,平时就会滑过去啊,哈。

V:你 2003 年创立了 SBTG,那时候的球鞋改造文化并没有太过流行,你当时是如何突破这门事业?
O:其实那个时候已经有一群人在美国做了,因为那时候收集鞋的交流社区很小,所以也比较容易受欢迎吧,所以当我先做的时候大家就觉得很新鲜,基本上会欣赏的人就特别喜欢。

V:谈谈你的第一双联名鞋子。
O:第一双是 Vintage 鞋款,因为以前 Vintage 鞋子价钱很高,就买不起,所以就将一双全白的粉刷成一样的颜色,觉得很满足。

V:你的工作都离不开街头、艺术、设计、时尚和球鞋,除了这些,你还特别喜欢什么?
O:篮球、滑板还有烹饪。我喜欢自己煮东西吃,平时都煮很多意大利面还有 Penang Laksa。(在一旁的妻子 Sue-Anne Lim 还幸福说平时在家都是老公在下厨呢。)

V:平时工作繁忙,会不会觉得兼顾不来?
O:不会啦,时间是自己分配的,我觉得只要是喜欢的事情,就一定有办法找时间去做。

V:那这个阶段会不会想推出自己的服装品牌?
O:2008 年我有做一些,接着就和其他的品牌 crossover。T-Shirt 我们会自己印制,然后自己定制。

V:那你现在还会动手绘制球鞋吗?随着年龄增长,你现在的设计会不会比以前来得更简洁?
O:很少了,已经很多年没有动手做了。其实我的设计比较集中的,因为我喜欢的东西不多,虽然我已经画了 10 年了,还是觉得自己画的迷彩还不太完美,所以我很享受那个过程,就一直不断在练习、研究,可是每一次下手都会发现新的技巧和乐趣。

V:基于许多“老家伙”都喜欢追求基本款的球鞋,或许是单色不花俏的,对于这群比较“保守”的波友,你会如何设法让他们去接受你的设计呢?
O:我不认为他们接受不来,而且现在是一个新的趋势,喜欢收集鞋子的人就像是全新的一代,你看看外面在排队的人群,有些也不年轻啊,他们的接受度都很高,你看看我也是老的一辈,呵呵。

V:我们来谈谈这次SBTG和Mita Sneakers  X New Balance MRT580SM打造的联名鞋款,精彩的部分是?我看到了鞋舌上印有一个小铅字的图案,这代表什么?
O:第一次和Mita Sneakers合作,也是第一次和另一家公司一起设计。我负责图纹的设计,你仔细看,那个绿光图纹其实就是将Mita Sneakers和我的print 混在一起,即意味着双方的合作关系。其实这个企划就像在 Celebrate friendship,和 Mita、New Balance 及 Crossover 一起。这次鞋底上主要是有 Mita 的招牌铁网设计,然后鞋舌上的小铅字就是把铁网给剪掉,表达双方合作愉快的握手方式。

V:接下来有什么新计划?
O:最近都在探索着为我们的新计划,也就是 Canvas painting 做画廊展览,我们去年曾在巴黎和新加坡举办过。接下来就是工作室咯,早前 SBTG Workshop 已在新加坡办过,希望今年可以把它带进来大马,其实我们目前正和 Crossover Concept Store 洽谈着,希望可以尽快落实。之前 Workshop 去到巴黎及南非都只限于邀请者参与,这次呢我们会开放给所有人。

V:最后,想问问你After work都喜欢做什么呀?
O:喜欢运动,会去跑步,做瑜伽,最近还常去打篮球呢。

SBTG 的那些事 & Mark 本人采访-Vans爱好者